<rt id="qoyic"></rt>
<acronym id="qoyic"></acronym>
<acronym id="qoyic"></acronym><tr id="qoyic"><xmp id="qoyic">
<tr id="qoyic"><xmp id="qoyic"><rt id="qoyic"></rt>
<tr id="qoyic"><wbr id="qoyic"></wbr></tr>
<rt id="qoyic"><xmp id="qoyic">
<acronym id="qoyic"><xmp id="qoyic">

 

記者心中的黎介壽——記者感言輯錄

 

  連日來,采訪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軍區南京總醫院副院長黎介壽先進事跡的記者們,為黎介壽的事跡所深深感動,為廣大患者對黎介壽的深情所感動。他們留下自己感情真摯的感言,輯錄如下:

 

...................................................................................

他的幸福就是為病人服務——記中國工程院院士黎介壽

 

  如今這位已經89歲高齡的院士軍醫,仍然堅持每周上6天班,在重癥監護病房也就是人們常說的ICU病房里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ICU被稱為離死神最近的地方,可這里也是黎介壽和他的團隊創造生命奇跡最多地方。

 

...................................................................................

 

從醫60多年,黎介壽用行動肩負起醫生的天職

 

  他在國內最早從事腸疾病治療研究,是國際上公認的“全世界研究腸道時間最長、最有成就的人”。在國內他首推“臨床營養支持”療法,首開綜合應用生長激素、谷氨酰胺、膳食纖維與短肽腸內營養治療短腸綜合癥,打破了國際醫療界“殘留小腸短于70厘米不能成活”的定論。

 

...................................................................................

 

解讀中國工程院院士黎介壽一輩子堅守的人生信條

 

  翻開黎介壽的人生履歷,老人一生跟黨走,信念堅如磐石,人生越走越寬闊,越來越精彩。回顧黎介壽的每一個人生“關節點”,為什么選擇也好,考驗也罷,他每次都能夠“選對”自己的路?走進黎介壽,回眸他的人生選擇,解讀他的人生心語……

   

  【人物小傳】 黎介壽,男,漢族,湖南瀏陽人,南京軍區南京總醫院副院長、全軍普通外科研究所所長,中國工程院院士。
  他1924年10月出生,1949年4月參加工作,1963年4月入伍,1979年3月入黨,專業技術1級、文職特級,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至今89歲高齡的他仍戰斗在醫療和科研戰線最前沿。
  他在國內最早從事腸疾病治療研究,是國際上公認的“全世界研究腸道時間最長、最有成就的人”。在國內他首推“臨床營養支持”療法,首開綜合應用生長激素、谷氨酰胺、膳食纖維與短肽腸內營養治療短腸綜合癥,打破了國際醫療界“殘留小腸短于70厘米不能成活”的定論。
  他1994年領銜完成亞洲首例同種異體小腸移植手術,2003年他又領銜完成亞洲首例肝腸聯合移植手術,2011年領銜完成的“腸功能障礙的治療”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填補了我國器官移植的缺項,如今腸移植的質量與效果均達到亞洲之最,重癥腸功能障礙的治療在全國首屈一指。

 

 

完成亞洲首例小腸移植手術 實現“零”的突破

 

  人體就象一個奧妙的世界,九曲回腸仿佛九曲回廊。黎介壽把他的弟子分成了取腸組、修腸組、手術組、監護組等幾個小組。他像一位將軍一樣站在手術臺上,果斷地打開了患者的腹腔,手術持續了整整11個小時。雖然患者腹腔內感染和粘連很嚴重… 

 

 
 
  腸外瘺治療面臨的難題很多,首要的是解決患者在腸功能障礙時的營養供給問題。為掌握第一手資料,黎介壽不分晝夜守在病人床邊,收集腸液,反復與食物勻漿混合后,再從瘺管處回灌,并收集糞便樣本送檢。一次,病人腸液糞便外溢,一同查房的醫生差點嘔吐。

 

 

 
  經過1900多個日日夜夜的不懈努力,黎介壽終于在亞洲首次獲得了豬同種異體小腸移植的成功。當又一抹黎明的曙光,照耀在徹夜未眠的黎介壽身上,這位被研究所人員親切地稱為“豬爺爺”的68歲老人,終于結束了4年多與豬“相依為命”的日子。

 

 

 

黎介壽:我國臨床營養支持的先行者

 

  1970年底的一個晚上,黎介壽在閱讀外文雜志時,看到一篇“靜脈高營養”的報道,稱可以從靜脈輸給患者所需的營養,這是一個創新的技術。他反復閱讀,琢磨應用的原理與條件,認為完全可以引用。次日一早,他與同組的醫生討論后認為可行,便開始行動起來。

 

 
 
  總部的衛勤專家來了,諸軍兵種的軍事專家來了,可愛的戰士們來了……2010年,這一全新的救治模式在與諸軍兵種聯合作戰衛勤演練中成功對接。演練的結果顯示,傷員的通過率增加了一倍,確定了治療率提高了13%,達到了“傷而不殘、殘而不廢”的目標。

 

 

 
 
  他想,膠水是化學物質,對人體有無負作用?為了掌握膠水與傷口的結合效果,他手握手術刀,在自己左腿上割了一個深深的口子,鮮血頓時涌了出來,鉆心的疼。然后,他小心地用膠水將傷口粘合起來。一周后,奇跡出現了,傷口竟然完全長合在一起。

 

 
 
  重癥胰腺炎的治療,是世界公認的醫學難題,發病嚴重時患者肺、心、腎三大臟器衰竭,病死率高達60%—65%。2006年,82歲的黎介壽再啃“硬骨頭”。經過潛心研究發現,主要是這種病發病急,血液里產生很多毒素,治療往往沒有見到藥效,病人就死亡了。

 

 

  

鼓勵學生用機器人實施外科手術

 

  黎介壽告訴嵇武:“我們不能當井底之蛙。以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為標志的微創手術目前的確取得了突破性進展,而且在許多領域也開始取代傳統手術。但我在網上看到過,美國已經成功運用手術機器人開展微創外科手術。”

  

 黎介壽歷時30年56歲終于實現入黨的夙愿

 

  1979年3月1日,是黎介壽終生難以忘懷的日子。在遞交了多次入黨申請書后,56歲的他,終于迎來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他光榮地站在了黨旗下,舉起拳頭莊嚴宣誓。為了這一刻,他整整追求了30年!

  黎介壽第一次寫入黨申請書是在1949年。親歷南京解放的他,看到打人罵人、態度惡劣的國民黨傷兵和解放軍戰士身著薄衣、以地為床,“為民不擾民”的行為,前后鮮明對比中堅定了他入黨的念頭。

  幾十年的夙愿終于成為了現實。面對著鮮紅的黨旗,他心潮澎湃、思緒萬千,禁不住流下了激動的熱淚。

 

  耄耋之年登井岡山爬109級階梯瞻仰紅色革命遺址


  盛夏的井岡山,驕陽似火,太陽向大地肆意傾撒著熱量。山高林深、坡陡路險,研究所的黨員在山路上艱難行進。晌午時分,山里的溫度已近40℃。大家沿著當年紅軍的挑糧小道行進。在這支隊伍的后面,耄耋之年的黎介壽,頭戴一頂太陽帽,一手拄著拐杖,一手叉腰,全身早已被汗水濕透。 

  入黨前誓做一名“黨外布爾什維克”


  科室黨支部沒有把他當成外人,支部研究問題時,都會讓他列席。他非常想成為黨的一分子,但由于出身問題,在那個年代,美好的愿望是難以實現的。1956年,在一次學習會上,他向組織表明了自己的愿望:希望成為一名“黨外布爾什維克”。在當時,這句話受到了批判。      

  黎介壽入黨申請書摘抄


  在黨的教育關懷下,我參加了革命工作,參加了“抗美援朝”醫療隊,經歷了肅反、三反運動,受到了實際的鍛煉與教育。社會主義改造與大躍進運動以后,社會上的新氣象不斷出現,社會道德與社會秩序之好是我在舊社會所不能想像到的,這更使我深信“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這一真理。

 

   文革中被打成走資派 成了錯誤意見代表

 

  黎介壽常說:“人的一生面臨許多選擇,但緊要處就兩三步。跟共產黨走,是我一生最重要最正確的選擇。”在屢次遭受挫折的時候,在蒙受不白之冤的時候,他表現出“雖九死而猶未悔”的堅定信念。“文革”時期,黎介壽先后被打成“資產階級學術權威”,撤銷了科主任職務,還受到了嚴厲批判。

 

 

“一根腸子走到底”  

 

  黎介壽用畢生的追求詮釋什么是“專注”。專注是一種精神、一種境界。“一根腸子走到底”,就是這種精神和境界的反映。一個專注的人……

 

  黎介壽:急病人所急 想病人所想

 

  只要病人還有一口氣就不能輕言放棄

 

  車站大廳舉牌求車票 為病人日夜兼程返南京

 

  黎介壽:多做一臺手術,就多救一個病人

 

患者的錢能省則省

 

  一次,一位患者認為黎介壽給自己開的藥比較便宜,擔心治療效果不理想。黎介壽了解情況后,主動靠上去,給患者解釋道:“好藥不一定是貴的,管用的才是好藥

 

  退還患者金項鏈 不讓名譽沾上“銅臭”味

 

  患者只有病情輕重之分 沒有高低貴賤之別

 

  為“好八連”戰士楊宵施全軍首例小腸移植

 

  黎介壽從不“認命” 為病人再大風險也要冒

 

心細如發為患者

 

  手術方案敲定后,黎介壽連手術中腹部切口的位置、長短都與他的團隊進行討論,雖然問題非常復雜,但手術后結果卻非常滿意。患者緊握黎介壽的手

 

  為病人發明“約束帶” 細微之處見真情

 

  救治貧困“小聾女” 大量減免治療醫藥費

 

  帶病手術十二個小時 綽號“拼命三郎”

 

  面對病人需要 黎介壽總是一句話——“馬上到”

 

 

 

黎介壽帶教200多名碩博人才 做誨人不倦的“墊腳石”

 

  在黎介壽帶領下,他創建的全軍普通外科研究所,成為國家重點學科、軍隊和江蘇省重中之重學科,是國家衛生部臨床藥理基地、全軍胃腸外科重點實驗室。從1994年至1996年,連續兩屆全國普通外科中青年醫師優秀論文競賽共20個一等獎中,黎介壽的學生拿下8個。

...................................................................................

 

黎介壽:時刻當好學生科研攻關“總備班”

 

  在普通外科,黎介壽有一個特殊的稱謂,叫作“總備班”。學生們科研攻關受挫時,他總是“備”著,有求必應;學生們手術遇到棘手問題時,他總是“備”著,隨叫隨到;學生們遇到無法解決的矛盾時,他總是“備”著,充當“消防隊員”。

  ...................................................................................

 

黎介壽帶教第一個研究生李寧:先后獲7個各級一等獎

 

  黎介壽帶的第一個研究生叫做李寧,他1968年下放到安徽涇縣,就是當年新四軍皖南事變的地方,5年之后上了皖南醫學院。畢業后在涇縣縣醫院和安慶地區醫院當醫生。1982年,他考取了301醫院陸惟善、顧倬云教授的研究生,研究生畢業之后,很多大醫院都要他,他卻義無反顧地跟隨了黎介壽。

 

 

黎介壽甘為“人梯”

 

  在學生們眼里,黎介壽就是普通外科研究所這棵大樹的根,他源源不斷地為綠葉新枝輸送營養,卻從不與綠葉爭搶陽光。

  

從八名弟子到桃李滿天下

 

  1968年,黎介壽被下放到安徽金寨,他從當地的初中生中吸收了8名弟子,從基礎知識教起,手把手地教動物手術……

 

 

修改800余篇論文從不署名

 

  黎介壽常說:“看到學生在成長,看到事業后繼有人,就像自己的科學生命在延伸。”多年來,他“甘當綠葉護紅花”……

 

 

  黎介壽出生:喚名“介壽” 為人祈求長壽

 

  “哇……”隨著一聲嘹亮的啼哭,一個男嬰呱呱墜地了。這哭聲是那樣的響亮,它穿越湖南長沙望麓園四號老宅,向世人宣告一個新生命的誕生。

  產婦黎周霞蒼白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掛在墻上的木鐘,時針定格在1924年9月13日零時三十分。而9月12日,正是黎周霞的生日。

  望著兒子紅撲撲的臉蛋,父親黎溥棠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黎周霞輕輕地吐了一口氣:“溥棠,我這個生日可是過得太痛苦了,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求學之路:父親早逝 一度輟學顛沛流離


  黎介壽的父親黎溥棠在廣益中學當校長時,恰逢國家多事之秋。他一會兒組織學生參加反英示威流行,一會兒收拾“馬日事變”給學校帶來的殘局,真是嘔心瀝血,費盡心機。過度操勞使他身心交瘁,剛剛30多歲,就患了心臟病。      

 

    結緣醫學:為尋食宿免費學校放棄工科大學


  學醫不是黎介壽的初衷,他的骨子里流淌著父輩的血液,他渴望上大學學理工科,是那個艱難困苦的時代,改變了他生命的航跡。學醫,是黎氏三兄弟在痛苦的年代里一種無奈的選擇,他們卻在無奈的選擇中發現了一種境界。          

    考取醫學院:在嚴格的淘汰賽中成為佼佼者


  國立中正醫學院實行嚴格的淘汰制,補考不及格就要留級,只允許留一年級。如果是兩門功課不及格,那就只有退學。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競爭是激烈的,優勝劣汰,入學時黎介壽和弟弟班里共有130個同學,六年來淘汰了101個,到了畢業時只剩下了29個。

    在南京中央醫院實習:賣血買西裝


  汪素娟剛剛推開家門,突然看到兩個小叔子身上穿著廉價的西裝,手腕上戴著明晃晃的手表,黎鰲也像看著天外來客似的看著兩個弟弟。夫妻倆一同打量著介壽和磊石,警惕的目光已經變成了一種無言的審問:“你們倆不掙一分錢……”

 

 

院士走進手術室的次數已無法統計

 

 

 

 

傾聽醫生對病案的分析

 

 

院士從醫之初就是從事檢驗工作的

 

 

定期舉辦講座傳授醫學前沿學術

 

 

大家還是圍著院士問個不停

 

 

 

 

黎介壽下部隊深入訓練場

 

 

進行疾病調查與戰士親切交談

 

 

黎介壽下部隊

 

 

 

院士查房 弟子們前呼后擁

 

 

 

 

廣泛的興趣愛好

 

 

傾聽醫生對病案的分析

 

 

院士簡單的中餐

 

來源:中廣軍事    責編:彭洪霞

色尼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