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qoyic"></rt>
<acronym id="qoyic"></acronym>
<acronym id="qoyic"></acronym><tr id="qoyic"><xmp id="qoyic">
<tr id="qoyic"><xmp id="qoyic"><rt id="qoyic"></rt>
<tr id="qoyic"><wbr id="qoyic"></wbr></tr>
<rt id="qoyic"><xmp id="qoyic">
<acronym id="qoyic"><xmp id="qoyic">

軍事頻道

頻道首頁 | 頭條 | 要聞 | 圖片 | 專題 | 節目互動 | 軍史

 頻道首頁 > 軍營文化 > 導讀

野戰文藝創演:一道練兵場上的文化風景

2014-08-11 10:08   來源:解放軍報    打印本頁 關閉

    

  適應強軍實踐要求、針對實戰化訓練特點而展開的野戰文藝創演活動,在各級領導的關心指導和廣大官兵的熱情參與下,正在各部隊扎實深入地展開、風生水起地推進。基層文藝全面向部隊中心任務聚焦,全力服務保障軍事訓練和主題教育,以文藝特有功能鼓舞激勵官兵、推進部隊建設的生動局面,令人深感振奮與鼓舞。廣大基層官兵在強軍實踐中的生動故事,成為一個又一個文藝力作的堅實根基,一大批“兵寫兵、兵演兵、兵唱兵”優秀作品,帶著鮮明的時代印記、強烈的戰斗氣息和濃郁的兵情兵味,帶著當代士兵藝術的銳利鋒芒,勢不可當地脫穎而出,在軍營、演訓場和執行多樣化軍事任務現場,受到基層官兵熱烈歡迎,得到各級領導、文藝專家的由衷贊譽。今天,從多個角度報道展現野戰文藝創演,以饗讀者。

  ——編 者

  基層文藝向強軍聚焦

  “我是子彈,忠誠是我的生命,兇猛是我的性格,守護南海,守護南疆,我出槍膛看誰敢囂張……”一首由駐澳門部隊官兵推出,表達廣州戰區官兵旺盛戰斗意志的歌曲《我是子彈》完成不久便迅速在官兵中傳開,并在廣州軍區舉辦的部隊業余文藝會演中精彩亮相。該軍區按照“以活動帶建設,以活動促發展”的工作思路,以野戰文藝創演為著力點,健全機制、培訓骨干、建強隊伍。軍區組織基層部隊文藝骨干,在部隊工作訓練中挖創作素材、找作品角度。在群眾性創演的基礎上,軍區所屬單位形成了12臺主題鮮明、多姿多彩的文藝節目,其中歌曲《我是子彈》、相聲《對抗》、快板劇《三步蹬車》、小品《心靈驛站》等一大批緊貼當前部隊工作和官兵生活的作品在軍營中引起熱烈反響。

  在沈陽軍區、蘭州軍區、濟南軍區、南京軍區等單位,官兵的廣泛參與使得發現好素材、薈萃好作品走上了高效快捷的通道。創作中,突出本單位使命任務和駐守地域特色,為他們贏得了不少創意。沈陽軍區的《東北虎東北兵》《開飯歌》等作品,軍旅豪情中洋溢著濃濃的東北風味;濟南軍區的《戰前動員》、南京軍區的《當兵就要當出兵樣子》、蘭州軍區的《待命出征》等節目,無不彰顯官兵的英雄豪氣,令人印象深刻。為搞好野戰文藝創演活動,各單位采取帶選題采風和在生活中發現選題相結合、個別創作與集體攻關相結合、請軍隊藝術家下部隊輔導等多種方式,不但大大推進了野戰文藝創演活動蓬勃開展,更刷新了基層文化工作狀態,從形式上向演訓場和任務現場轉移,到內容上向強軍打贏聚焦,都成為基層創演活動新的定位。

  我們欣喜地看到,這一批“專供”野戰環境演出的新作品,兵味濃、戰味足,帶著濃烈的部隊生活“現在進行時”色彩,登上了野戰環境的“舞臺”。

  文藝之花在強軍前沿盛開

  來自強軍實踐第一線,抒發官兵強軍大情懷。真實鮮活的生活形態、質樸熱烈的軍人情感、新穎多彩的藝術呈現,讓我們領略了這批作品蘊含的當代士兵藝術的獨特魅力。

  總參謀部創演的作品彰顯戰略謀劃和實戰化、演習訓練的磅礴大氣,舞蹈《為旗幟而戰》、小合唱《兵心如歌》、小品《曬日記》等,或直抒胸臆、或以小見大地表達總參官兵強烈的職責使命意識。總后勤部唱響《為打勝仗我先行》的強音,一組《衣食住行保打贏》的演唱,表現了科研工作者以臨戰狀態針對未來戰場的保障需求搞科研的風采。總裝備部的隊列歌曲《走上試驗場就是上戰場》,豪邁唱出官兵和科研工作者一心鍛鑄護國“殺手锏”的鋼鐵意志。山東快書與快板書《請戰》、小品《槍魂》等作品,展現了強軍實踐的前沿風景。空軍重磅推出直接表現空降兵嚴酷訓練生活的舞蹈《空降空降》,充滿訓練實感的舞姿凌厲而激情,堪稱“野戰舞蹈”的精彩之作;歌表演組唱《我給師長當師傅》《指導員也是技術員》《賀卡按時到哨卡》給我們展開一組嶄新的生活畫面,讓我們清晰感知當前空軍基層部隊闊步強軍的鏗鏘足音。

  生活是文藝不竭的源泉,文藝又為生活賦予了豐富的神采。夕陽晚霞、男兵女兵、迷彩營帳……成都軍區一首女聲表演唱《玫瑰盛開野營村》用音樂描繪出一幅唯美的畫面,而必勝的信念則在畫面深處洶涌澎湃。在強烈的戰斗意念下,身上的傷疤也會被軍人視為“光榮花”,同樣來自成都軍區的歌曲《光榮花》唱出軍人不怕傷痛堅持訓練的豪氣。在地域環境不同的北京軍區,官兵對苦練精兵有著不同的藝術表達。《汗堿花》《讓風吹》《大漠里的薩日朗》等歌曲的藝術形象帶有鮮明的北方部隊特點,而一首短小精悍的隊列歌曲《指哪打哪》則以沖天的豪氣唱出全軍官兵聽黨指揮、所向無敵的共同心聲。小品《睡在我上鋪的兄弟》是北京軍區創作骨干從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捕捉的素材,作品由一個機關領導下連當兵的故事,生動反映了我軍基層連隊在強軍興軍澎湃大潮中的深刻變化。

責編:謝露瑩中國廣播網我要評論
色尼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