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qoyic"></rt>
<acronym id="qoyic"></acronym>
<acronym id="qoyic"></acronym><tr id="qoyic"><xmp id="qoyic">
<tr id="qoyic"><xmp id="qoyic"><rt id="qoyic"></rt>
<tr id="qoyic"><wbr id="qoyic"></wbr></tr>
<rt id="qoyic"><xmp id="qoyic">
<acronym id="qoyic"><xmp id="qoyic">

軍事頻道

頻道首頁 | 頭條 | 要聞 | 圖片 | 專題 | 節目互動 | 軍史

 頻道首頁 > 國防時空 > 晚高峰觀軍情

肖陽:精確操作體現駕機能力 突破傳統積累實戰經驗

2014-09-20 21:24   來源:央廣軍事    打印本頁 關閉

    

  央廣網北京9月20日消息(記者 朱梁文軒)成都軍區空軍某航空兵師張永龍機組日前在駕駛直升機進行訓練時,突然遭遇空中兩臺發動機停車的重大特情,直升機隨時可能從高空墜毀。面對下方的人口密集區域,機組人員沉著應對,成功實施迫降。處置險情中,機組人員面臨怎樣的考驗?此次迫降成功為今后類似特情提供怎樣的參考?就此話題,我軍直升機專家、陸軍航空兵研究所高級工程師肖陽接受了本臺記者的專訪。

  直升機突發險情全面考驗駕駛員素質

  事故發生時,機長張永龍第一時間作出判斷——直升機上的兩臺發動機都停止工作,飛機失去了全部動力。肖陽指出,直升機突發險情不僅需要及時發覺,還必須根據實際飛行情況實時調整,是對直升機機組素質的綜合大考。

  總體而言,直升機組需要經過三個環節進行迫降。發動機停車后,機組首先要迅速放槳距,目的是減輕旋翼阻力,保持旋翼轉速,這有些類似我們以前玩的竹蜻蜓,在下降的過程中依靠降低位能來增大轉動的動能。

  在這之后,駕駛員要調整和控制旋翼的轉速,不能提升過高,一般是控制在110%以內。在這個階段,旋翼的槳盤要正對飛行的方向。竹蜻蜓自由降落時,方向是垂直的,相類似的,直升機垂直向下降落時,槳盤也必須保持水平。如果直升機有前飛速度,機頭就要相應得翹起一些,讓槳盤正對著前飛的方向。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是,當直升機接近地面時,這時的高度往往是3到5米,駕駛員就要調整好機身姿態,接地前要拉總槳距,讓旋翼的升力再次提升起來,緩沖觸地的沖擊力。

  事故處理突破傳統 能為今后提供借鑒

  事故發生時,張永龍機組駕駛直升機在川西某機場附近進行山區綜合課目訓練。肖陽表示,這次事故中伴隨多種特殊情況,機組人員的舉措突破了傳統的模式,為今后處理直升機特情提供了借鑒。

  這次特情處置中,下面就是人口密集區域,針對這一情況,副駕駛果斷上提總距桿,降低了旋翼的轉速。這個時候,如果旋翼轉速過低,產生的升力就會消失,直升機就會像自由落體一樣從高空墜落,從操作技術角度來看,這是非常非常危險的,但是,當時直升機要躲開人口密集區域,這也是不得以而為之。

  此外,在選擇降落點的時候,直升機必須躲開高壓線,還要回避周圍一些障礙物,難以保持很好的狀態,這也增加了危險的程度。最后,這次直升機的飛行高度只有519米,這樣低的高度還要處置險情,會面臨非常大的困難。

  總體而言,這次特情處置可以說風險重重,但機組人員配合緊密,也比較沉著,避開了人口密集區成功迫降。從專業角度講,他們做得非常不錯。

  精確操作和緩沖裝置是安全降落關鍵

  直升機最終在一座酒廠與幾道高壓線圈環繞的一小塊農田著陸,產生了高達8米/秒的著地速度。肖陽指出,及時的精確操作和合理的緩沖裝置,成功保護了機組人員的安全。

  不同的國家的直升機抗墜毀標準并不相同。比如歐洲一些國家的標準就是6到10米每秒的抗墜毀標準,這個標準的意思是,在這個速度下,直升機的裝置能夠保障人員的生存,這主要是依靠起落架、抗墜毀座椅等裝置。在設計直升機的時候,各國就會依據標準進行設計。

  中國很多直升機的抗墜毀標準到了10米/秒,有的甚至達到了12米/秒。這次特情處置中,駕駛員能夠以8米/秒的速度著陸,這是非常不錯的,相當于我們自由落體從幾米高的地方跳下來。而以8米/秒的速度撞擊地面并不是指駕駛員真的以8米/秒的速度摔在地面,直升機起落架的緩沖支柱可以吸收一部分能量,飛行員座椅也能夠起到一定保護作用。

責編:魏明中國廣播網我要評論

相關新聞

色尼姑